第五十八章 妻妾

花枝爱听九万字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九五文学www.959015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老者客气,赵云却气,羞惭满:“先言甚知鲁莽,请先万勿见怪。”

老者才气顺:“认错态度倒错,薄荷粉张将军已及诸位将军处每此左雄黄洒驱蛇蚁蚊虫,因此老夫稍稍分尚未暖,蚊虫尚未长碗酒薄荷粉帐内,蚊虫忧。”

今军士性命忧,竟及将军帐清宁重吗……

赵云悲凉,老者精,见赵云微微显戚容,猜,乃笑:“今残冬未远,初春方至,水绕营盘,众将士或或少苦,将军丝毫适?”

老者言,赵云营帐隐隐薄荷清香刺鼻雄黄,间竟何回答。

老者净,取方干净帕,包薄荷粉交予赵云,:“将军妨先走,老朽待医治完将军,亦见此等壮士,未曾世间竟果削肉溃痈,其毒!”

赵云接药粉,头顶住淌脓血禁,问老者:“将军碍乎?”

老者将军体凡肉眼虫,皆已清理,将军底久浸泡,腠理,已知,且将军身撕咬痕迹,虎伥鬼寄,体弱者,往往经伥鬼,畏光,惧水,撕咬路,状若疯虎。”

其实若刘协此,听老者言,世狂犬病症状,携带狂犬病毒温血物咬伤,皆感染此症,非老者口谓伥鬼代

今汉世,够昌明,往往怪力乱神解释见识外。今老者虽仍脱神鬼假老者将狂犬病与老虎伤联系,已经智慧

,老者叹口气,:“将军短间内碍,长远则命运几何。”

赵云见老者怅惘已,由解劝:“赵云找将军将军搏杀勐虎刚勐处,诸邪辟易,必伥鬼伤害。”

老者赵云眼,摇摇头,:“老夫医数十死,今叹息医者勘破鬼神,怪力乱神伤罢。”

赵云再次语塞,乃向老者告辞:“既此,赵云先告辞。”

老者轻轻颔首,待赵云走军医问老者:“张公,位赵将军余量薄荷粉,若将军处,该?”

老者并回答军医问题,赵云离帐门悠悠:“赋非凡,赤,恨令其晚三十老夫弟。”

老者夸赞赵云,郭勒正向徐批献媚,剑眉星目,鬓角飞扬,口却话语:“恨三十,认将军做义父,将军牵马执鞭,全区区敬慕。”

郭勒听几欲呕,暗娘亲平教训貌取,相由江湖术士拿话语。

明月楼娇娘秒跨进,郭勒瞬间老娘教诲抛,似姑娘。

徐批边笑脑袋,边咧嘴津津,待,徐批:“,虽三十认本将军做义父。”

徐批言,立响头,:“义父,请受孩儿拜。”

徐批哈哈笑,刘三石郭勒:“孩儿,易,顺嘴乱,否则本将定。”

刘三石恭敬称,郭勒静全撇嘴,徐批气腿弯脚,:“给老,三打,本将撇嘴?”

郭勒被踹趔趄,连头兜鍪戴住,正弯腰捡,被徐批先步拿郭勒头敲几敲,耳朵外间。

郭勒讨饶候,徐批忽问郭勒:“叔叔问句,喜欢明月楼?”

郭勒被问羞涨红脸,:“叔叔怎问题…”

徐批丢掉兜鍪,巴掌拍郭勒头:“婚姻叔叔做主今陛父亲信重,便父亲母亲主。若果喜欢,叔叔便保,妾,音书两别,缘分。”

徐批正色谈,郭勒羞涩,头拧,:“父亲常,若喜欢,便娶做妻做妻与其江湖相忘,岂般钟灵秀妾室?”

徐批见郭勒严肃神,认真明月楼,实灵秀,莞尔:“乱七八糟东西,江湖相忘,正妻或者妾室名分已,男丈夫若连何必阵决死,邀买功名?”

郭勒徐批眼,明明身边并偷听,却忽声音,做副暗戳戳问徐批,:“叔叔,果名分吗?”

本页面更新于09-26 05:4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