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五百二十七章 巨树展冠【1 / 3】

岳阳楼,宴席散,未走。

码未曾走完。

临湖阑干,两凭立。

风吹,眼神波。

虚与司马正已经引经据典场。

谁。

司马正口服服结束。

娇嗔罢休。

码两剑拔弩张气氛缓

凭栏观湖,彼此互

云散,明月横空,清辉倒映,皎洁宁静。

番令神安适景致。

“算算间,青娥仙应该已经。”

司马正终声,叹:“与,徒呼奈何。”

怨气满满。

跟何虚争胜负。

待风沙,将决定待风沙。

分歧实,南辕北辙。

法理解何师兄何百般维护风沙。

像隐谷四灵头似

声轻咳阁内传,明显佩。

司马正岔话:“寻真台近几频繁,绳套已经套,恐怕风沙正等待顺风号,估计绳套很快狠狠勒紧,活活绞死。”

寻真台仕隐谷言几乎单方透明。

给风沙留点打算干涉。

毕竟墨修,给点

结果刚才挨风沙顿臭骂,被硬台。

颜色,让墨修知并非软柿

虚问:“待怎?”

“蒲。”

司马正正色:“短短数月,岳州连两位刺史,光摆弄功。局势必将荡,邪佞趁虚入。东鸟鉴,犹忘,师。”

:“何?”

司马正早策,径直:“师弟求见青娥仙,请约束寻真台。师兄见风飞尘,定跟陈明利害,请务必收,莫灾祸,悔晚矣。”

虚微微摇头:“绳套确实风沙套,绞紧绳套肯定。”

解风沙,跑找风沙谈收,风沙十万八千外。

保证百花丛,片叶沾身。风沙奈何。

除非筹码硬逼风沙换,否则风沙根本认,更

司马正微怔,皱眉:“谁?”

虚澹澹:“何曾见棋盘?应别处。”

司马正:“棋吧!找棋,盯棋?”

包庇风沙,百般推脱。

:“让棋关键,蓄势待。”

司马正立刻:“找青娥仙啊!让寻真台撒釜底抽薪。”

虚瞟眼:“果青娥仙呢?”

司马正微微笑:“众执共议,王尘授命,命管江陵,掌长乐公南宅。青娥仙走、隐谷代言,视王尘,漠视隐谷吧!”

隐谷众执决议王尘命令,隐谷够违逆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

本页面更新于09-24 02: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