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三章 是福是祸?【1 / 2】

乐未见惨烈形。

身处幻境曾被墟水战吓胆战惊,便被眼附加。

水止住,任其泛滥原因,泾水已经恢复平静,般骇。青翠远山林间,阳光光芒,幸存者扑腾,才阵阵涟漪。若戏水罢

平静藏匿残枝碎石,四周凌乱草木,提醒片刻此处

隐隐血水碎石缝,分灰白色此处盛产贞,幸者肢干。

捂住口鼻,清颜色,灰白便显格外明亮晃眼,阳光反射直直戳|入

拉住萧伯染衣袖,声音:“救救。”

萧伯染点点头,随泾水点点退,碎落堤坝渐渐恢复原藏匿尽数纳入眼

轻轻捂住双眼,“别。”

片湿润。

其实

反常暴雨灾,亦或剧烈爆炸祸,覆巢完卵。

数丈堤坝藏,具完尸首未曾给留。

思考平常。湿润河床,寻找落。

间,叫喊声,哭喊声,响片。

忍住,睁双眼,指节缝隙堤坝界,边平静常似侧,却哀鸿遍野。

深吸口气:“。”瓜找凡间护住

轻轻拨萧伯染,闭眼捻诀,寻找灵力落。

希望瓜听话,带赠与颗蕴含灵力

找,终离堤坝很近角落感受力量。

忧忙蹲块搬碎石。

。”萧伯染欲拈咒将石块尽数移走,却被乐忧阻止

必,。”害怕灵力瓜造二次伤害。

萧伯染话,默默退,并且警觉观察四周。很怕方才招惹此处仙者。

“啊!”乐声尖叫。

萧伯染忙,搂怀

低头向怀忧,片殷红。

血。

萧伯染抬将碎石青空,碎石

身材高,做跪伏姿势。背,炸药,碎石,水流已经皮肉绽。向外翻肉已经因浸泡白,处伤口正向外渗殷红血水,似乎原本脆弱屏障被捅破。

忧赤挖石块指插入伤口

忧分清颜色,颜色。候被捉弄,招摇山即将化形精怪肉,此便。方才定濡|湿伤口黏|腻绵软

边安抚乐瓜,边招呼周围村民将

忧,瓜。”

方向,瓜被层月白色光晕包裹,躺原本正安祥,周身丝伤痕,衣衫褶皱,甚至丝水渍颗晶莹剔透内衣,悬胸口,向四周散月白色光芒护住全身。

赠与灵珠。

忧几乎脚并瓜身边,五十般,狼狈堪爬向阿姊。

颤抖伸进光晕,轻探鼻息,怕因灵力低微,护住性命。

将头靠紧额头,终确认灵力保护瓜安恙。甚至若泥水头,瓜连头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